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家】(01-02)【作者:恋足一世】

【家】(01-02)【作者:恋足一世】

添加:2018-08-2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3227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1章

  我跪在沙发前,而面前一对母女,一人抬着脚,让我舔舐着鞋底,而另一人则若无其事的踩在我的小弟弟上。

  这两人就是我的姐姐和母亲。自我记事以来,便没见过父亲,唯一知道的是父母因家暴而离婚,童年最大的记忆,就是母亲和姐姐的玉足,可以完完全全的说,我儿时实在两人的脚下度过。

  姐姐似乎略显无聊,一脚将我踢倒在地,姐姐褪去了脚上的高跟,穿着一双透明的玉色丝袜,单脚踩在我裸露的小弟弟上,不断地摩擦着,而妈妈更是火上浇油一般跳踩至我的肚子上,胃酸瞬间被踩了出来,妈妈笑了笑,用脚尖不断的碾玩着我的龟头,小弟弟犹如火烧般的疼痛,我双手抓住母亲的纤足,试图减缓痛苦,姐姐见我这样,更是没有同情,反而更加兴奋。

  她将肉棒放在了两个脚趾之间,不断的上下摩擦,挤压着,妈妈也随着姐姐的频率跟着一起踩,下体瞬间传来酥麻的感觉。

  我用尽所有力气恳求姐姐与妈妈放过我「妈妈……姐姐……我什么……也……没做啊,为……什……么要这……样,饶……了我……吧」

  姐姐叹了一口气道「每个东西用久了,都要换新的,你也一样,被我们踩了整整9年,也是时候换个新玩具了」

  姐姐话音刚落,一股浓稠的液体喷到妈妈的鞋上,她轻轻叫了一声,便穿着高跟跳了下来,妈妈刚刚踩的地方,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坑,我双手捂着被踩的已发红的地方,大叫着,姐姐瞬间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,我也识相的闭上了嘴,免得受更多的苦。妈妈穿着黑色的薄丝袜,走在地上发出着沙沙声,妈妈挪着婀步,缓缓走至我面前。

  妈妈将我踢了踢正,蹬上我的肚子,丝袜的质感十分柔滑,和妈妈的体重相结合,显出一种别样的舒适和兴奋感,妈妈温柔的踏着小步,我便乘着期间不断的换气,压力不是太大,不过,妈妈变为了快速而又猛烈的高抬腿,每一下都不留余力,胃里更是翻江倒海,我试着将妈妈推下身,不过双手已被姐姐狠狠的踩住,只能默默地接受着妈妈的狠命踩踏。

  过了一会,似乎是妈妈累了,停下了脚步,走到我的胸口,靠在沙发上休息了,此时姐姐从隔壁的卧室里拿出了一捆捆绳子,把我双手绑在沙发的两根支柱上,更是在我腰部绑了两根绳子连在桌子和与沙发配套的椅子上,双腿也分别固定在靠近的家具上,整个人呈大字型,我才知道刚刚的踩踏连个小热身都不算。
  姐姐踩到了我的肚子上,而妈妈仍旧站在我的胸口处,两人原地蹬跳着,疼的我是直冒冷汗,整个身体都被绑了起来,动弹不得,口中塞了姐姐的短袜,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,可以说是生不如死,两人更是变本加厉,干脆抬起一只脚,单脚不断地跳踩着,无论我怎么吼叫,两人都无动于衷,一股胃酸涌至嘴中,从嘴边流出,几次妈妈和姐姐都没站住脚跟,狠狠的落在我的身上。

  空中不断传出着啪啪声,我的胸口肚子都已发红,有几处更是被搓破了皮。
  妈妈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,一股脚汗伴随着丝袜的味道扑鼻而来,浓重的味道使我更加兴奋,不停地吸着妈妈脚上的味道。

  她将左脚优雅的移至我的脖子处,牢牢地踩在上面,巨大的重量使我更加无法呼吸,而站在我肚子上的姐姐也没有闲着,一脚踩在我的弟弟上,疼的我是呜呜叫。

  姐姐反复跺踩,时而单脚站在我的弟弟上,小弟弟在姐姐不断的刺激下已经到了极限,一股白色的精液再次喷涌。

  就算一个成年人也难以承受这般的踩踏,何况只是一个孩子,难以言语的痛苦让我一下从梦中醒来,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                第2章

  我洗了个澡,换下了自己的衣物,见太阳蒙蒙升起,便出门买回了早餐,开启了暑假的第一天。

  我跪在桌前,还在不断地回味着之前的梦,真害怕终有一日会到那番地步。
  随着太阳的升起,母女俩起了床,洗漱完毕后,安稳的吃上了早餐,而我,只能跪在两人的脚边,或许充其量连一只小狗都不如。吃完了饭,妈妈开车上班去了,而姐姐,去了地下的健身房。而我,则负责清理姐姐与妈妈的鞋子。
  到了中午,姐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,玉躯坐在了沙发上,我立刻爬上前,用嘴叼去了姐姐的运动鞋,没想到姐姐瞬间翻了脸,劈头盖脸的踢打着我,我却是不敢哭也不敢喊,生怕惹的姐姐更加生气。姐姐坐回沙发上,抬起脚说「给我舔」「可是,姐姐大人这个…」

  「你是听不懂人话吗,给我舔啊,费什么话」

  见姐姐发怒我便不敢再顶嘴,哪怕白色的棉袜袜尖已被汗水等东西浸泡的些许发黄,一股酸涩而又带些苦与咸的味道不断刺激着味蕾,浓郁的臭味更是不断涌入鼻尖,仅仅是一上午的锻炼,就让姐姐的脚充斥如此庞大的味道。「哟哟哟,没想到,就那么一会,小鸡巴就变那么硬啦,啊?男人果真都是贱东西,看我不踩死你」

  没反应过来的我不禁一抖,下体也不知何时硬了起来,心中自是有苦说不出,嘴中更是发出稍显稚嫩的呻吟。姐姐冷笑了一声,便命令我躺好,姐姐瞬间躲着我的肚子跺了一脚,我便用手去阻挡,姐姐便踢了我一脚道「贱狗你是不是没被高跟鞋踩够,手他妈的放放好。」

  一听见姐姐要用高跟我便直冒冷汗,双腿也不自觉的直哆嗦。我感觉双手拉住沙发的一角,双腿笔直的伸好,犹如一直待宰的羔羊恐惧的等待着姐姐的踩踏。
  姐姐先单脚踩在我的肚子上后,熟练地抬起另一只脚站在我的胸口,巨大的压迫感让我不禁闷哼一声,不过姐姐似乎很喜欢这种声音,开始在我的胸口和肚子上小跳了起来,巨大的压力一次次落在我身上的每一处,每一次都不留余力,才三两下就瞬间将我肚子中的气踩了出来,我极力让自己不被踩得做起来,以便那一瞬间承受更大的苦,亦或是怕姐姐摔下去,生气的穿上高跟来踩。

  我犹如哮喘病人般的难以呼吸,不过姐姐一次比一次兴奋S的性质暴露无遗,放声的浪笑着,一次比一次跳得高,最后重重的落在肚子上,直接把我踩成V字型,差点胃酸都喷出来,下一秒,姐姐便宛如孩子一般「喂,我的傻弟弟,你的肉棒都被我踩的竖直了,明明很难受,很痛苦,却还是硬了起来了呢,还真是变态啊,那么,这样子,你是不是更应该感谢姐姐呢」

  随后,姐姐踩在我的下体上,不断地碾压者,施加重量,我的小弟弟传来了无与伦比的剧痛感,我赶紧伸手抓住姐姐的脚试图减缓痛感,此时的我已无时间无精力去照顾我的肚子了,姐姐笑着说「果然啊,你就是变态贱狗啊,那不知道窒息如何呢,姐姐将之前踩我小弟弟的脚向后一蹬,将我踢倒后用脚尖抵在我的脖子处,另一只脚踩在我的根处,窒息的痛苦迫使我急忙去移动姐姐的脚,不过姐姐为了站稳点,直接改换成整只脚底直接踩在我脖子处,我无论用多大劲,都难动其丝毫。

  「哇,哈哈真的耶,还在不断变大诶,好像只前妈妈也是踩了这么就对吧,那我也停脚了。」

  说罢姐姐坐回沙发上,我跪在姐姐面前,喘着大气,舔舐着姐姐的双脚,忽然姐姐以迅雷之速将我踹倒,踢得我是眼冒金星,将自己的袜子扔给了我,示意我去洗掉。

  晚上,我为妈妈与姐姐献上了自己的精华后,便躺到床上,回想起来,我本是一个普通的男孩,性取向也是十分正常,要不是妈妈这个女S的存在,我必不会如此,偶有次邻居告诉我由于家暴,父亲提了离婚,所以没了父亲,妈妈便不断虐待我,来寻求快感,或许怕姐姐有想法便让姐姐一起虐待我,让她有了虐待的倾向,我也不断受踩踏,感受刺激,现在基本上只要看见女性有美腿亦或是漂亮的女性便直接硬了起来,期间我受了多少苦又有谁知。

  暑假过后,迎来了新的学期,那美丽而又年轻的班主任给我了心灵的慰藉,不过我却又是希望得到她的踩踏啊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武悼天王冉闵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