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母子的禁忌爱恋】(堕)(第二卷)(61)【作者:druid12345】

【母子的禁忌爱恋】(堕)(第二卷)(61)【作者:druid12345】

添加:2018-08-2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44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第六十一章女王间的决斗(下)

  「因为你用手了!这场测试的主题是足交榨精,是不可以用手的!而你用手捂住奴隶的眼睛、鼻子和嘴巴明显影响了奴隶射精的速度!」一位评审员威严地说道。

  「纯子姐姐,要注意规则哦~ 不要犯规送分给我哦~ 妹妹受不起呢~ 」丽奈
在一旁开心地嘲讽着纯子。

  第四场测试是屈辱测试,两人需要对奴隶进行最具侮辱性的调教,依据奴隶的反应来判定二人的输赢。纯子和丽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黄金调教,由于刚才纯子犯规,这场的先手权转到了丽奈手中。纯子的脸色有些难看,吃黄金带来的恶心感是圣药没法消除的,源太很有可能在吃下了丽奈的黄金之后,就再也吃不下自己的黄金了,形式对自己极其不利!如果这场输了,按照五局三胜的规则,自己就会输掉这场决斗,也会失去源太!

  而丽奈也在心中盘算着这些,她的想法和纯子一样!她只要拿下这一局,就算是胜利了,就不用进入残酷的决胜局了!所以为了自己,为了源太,她都必须要拿下这一局!丽奈在道具挑选区里转来转去,紧张地思索着最稳妥的方案。终于,她打定了主意,挑选了几件道具,自信满满地走回了比赛场地。

  「源太~ 过来~ 」丽奈向源太招了招手,源太很顺服地爬了过来。
  「来~ 张开嘴~ 」丽奈把一个张口夹卡进了源太的嘴里,调整好力度和宽度,
源太的嘴被撑的大张着。丽奈给源太戴上手铐,撑开了一个上厕所专用的小马扎,让源太躺在了马桶圈的正下方,把他的双手铐在了小马扎的腿上,然后又用两根锁链把源太的颈圈也牢牢地拴在在了小马扎的腿上,这样源太就根本动弹不得了,跟小马扎固定在了一起,完全就是一个人体厕所!但是丽奈还不放心,她要把这局的胜算提到最高,避免进入下一局!丽奈又用绳子把源太的双腿捆地结结实实,动弹不得,然后围着源太转了两圈,确认没有任何纰漏之后,才开始脱下了自己的内裤,坐在了马桶圈上。

  「源太~ 妈妈要给你喂好吃的了哦~ 你要全部都吃掉哦~ 」丽奈开心地说着。
源太看着半空中那白嫩丰满的玉臀和逐渐张开的菊花,开始颤抖了起来,又是黄金调教!他最惧怕的黄金调教!终极的精神侮辱!

  条状的黄金从丽奈那小小的菊花里挤了出来,一股恶臭在空气弥散开来,纯子躲得远远的,气愤地看着这一幕,三位评审和公证员都拿出手帕捂住了鼻子。源太看着那不断摇晃着下降的黄金,屈辱的泪水流了出来,但是这种屈辱反而刺激了他变态的身体,他的肉棒居然硬了起来。那条黄金越来越细,终于落了下来,正落在他的嘴里,一股无比强烈的恶臭在源太嘴里爆炸开来,刺激得他一阵阵地干呕。但是丽奈根本无视这一切,她已经完全陷入了黄金调教带来的征服感和愉悦感之中,开心地哼着小曲,用靴跟玩弄着源太的乳头。

  紧接着又是第二条,第三条……但是由于源太左右扭动自己的头,那两条黄金都被他甩到了地上。丽奈感觉自己再也拉不出任何了,就擦了屁股,穿好衣服站了起来。看到那两条黄金没有落在源太的嘴里,丽奈一点都不意外,反而露出了邪恶的微笑。

  「小宝贝儿~ 你以为你把它们甩开就不用吃了嘛~ 真是调皮呢~ 」丽奈拿起
了一跟长长的夹子,夹起了那两条黄金和厕纸,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填进了源太的嘴巴里。源太挣扎着,发出凄惨的哼声,屈辱而又绝望的眼泪流了出来,他怎么也躲不过这些黄金了。填充完毕之后,丽奈又拿起了一卷粗粗的胶带,把源太的嘴封的严严实实。

  「猪猡!乖乖地全部吞下去!」丽奈的脸沉了下来,恶狠狠地命令着源太。源太悲惨地扭动着,由于嘴巴被撑开了,他吞咽地格外艰难,满满一嘴的黄金要全部吞下去还真是不容易。看着源太悲惨的模样,丽奈脸上露出了嗜虐的笑容。
  「小可怜儿~ 咽不下去~ 是不是哦~ 来~ 妈妈帮你~ 」

  丽奈脱下了一只靴子,把美脚踩在了源太的口鼻上,用脚趾夹住了源太的鼻孔,把他憋的快要窒息了才放开。源太本来快要被憋晕了,突然得到了空气,不禁贪婪地呼吸着,喉咙出于本能地开始吞咽,这样一来,吞咽黄金的速度就加快了许多!丽奈就这样通过美脚窒息激发源太的身体本能,迫使他吞下了全部的黄金和厕纸!

  纯子看着丽奈用如此残忍的方法逼迫自己的儿子吞下她的黄金,心疼不已,心中沉寂已久的母爱开始苏醒!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!虽然他是个变态M男,但看着他被这么绝户的手段对付,纯子的心一阵一阵地疼。

  看到源太不再有吞咽的动作了,丽奈扯开了胶带,确认源太是否已经吞完了。
  「评审!我的调教完成了!」丽奈一边开心地说着,一边解开源太的束缚。
  源太缓缓地坐了起来,脸上满是泪水,虽然是个M男,但是被如此逼迫着进行他最不喜欢的黄金调教,还是让他痛苦不已。丽奈轻轻地抚摸着源太的头,心里默默地想着,原谅我吧,源太,再过一会儿,你就属于我了~ 妈妈再也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你了~ 轮到纯子挑选道具了,她呆呆地站在那里,她也知道,如果她采用和丽奈类似的或者更加残忍的方法,肯定是能够漂亮地完成黄金调教的。但是,那毕竟不是普通的奴隶,那是她的儿子,她一手养大的儿子!虽然纯子万分不忍心失去源太,但是她还是不忍心在他刚刚接受过丽奈如此残忍的黄金调教之后,再对他用手段了……

  纯子打定了主意,她决定赌一把,她拿起一个盘子,就走回了决斗场。纯子蹲了下来,轻轻地抚摸着源太的头,充满爱怜地看着他。

  「源太~ 你知道嘛~ 如果妈妈输掉了这场决斗,以后你就再也不能接受妈妈的调教了呢~ 」纯子悲伤地说着,蹲在了盘子的上方,拉出了半盘粘稠的黄金,然后站了起来,把黄金踢到了源太面前。

  「这盘爱之黄金,可能是妈妈送给你最后的礼物了,你愿意吃就吃,不愿意就算了,妈妈也不想逼你,反正丽奈也会好好地照顾你的!」纯子的语气异常的凄凉。

  源太看了看面前哀伤的妈妈,又看了看这盘恶臭的黄金,胃里一阵翻腾,刚刚吃下了丽奈的黄金,他现在确实吃不下这盘了……但是……但是不吃的话,妈妈就会输掉,以后就再也不能接受妈妈的调教了……

  源太看着面前的这盘黄金,眼泪又掉了下来,一半是因为害怕失去妈妈,一半是因为对这盘黄金的厌恶和恐惧。源太深呼吸了几口,鼓起勇气,俯下身子咬下了一口黄金,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涌了上来,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强忍着没有吐出来。终于压下了那股反胃的感觉,源太被反上来的胃液呛的咳嗽了起来,纯子蹲了下来,轻轻地抚摸着源太的后背替他顺气,来自妈妈的爱抚给了源太巨大的精神鼓舞。他又咬下了一大块,艰难地咽了下去。

  「加油!源太!妈妈相信你~ 」纯子温柔地说着。

  源太再次趴了下来,看着那还剩一半的黄金,实在是下不了口了,他就这么趴在那里,颤抖着。突然,一只穿着高跟鞋的美脚直接踩在了源太的头上,把他的脸压进了黄金里。

  「源太~ 你不喜欢妈妈的爱之黄金吗?」纯子的声音格外伤心。

  源太把心一横,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吃着盘子里的黄金,没几下就把黄金吃完了,连盘子都舔干净了。源太吃完了黄金,赶紧坐在了地上,他再趴着,一肚子的黄金就会喷出来的。就在这时,纯子掰开了自己的臀瓣,把沾着黄金的菊花送到了源太的嘴边。

  「源太,妈妈的屁眼上还沾了一点爱之黄金呢~ 把它吃完,好不好~ 不要浪费妈妈的心意哦~ 」纯子无比温柔地说着。

  源太闭上眼睛,把纯子菊花上沾着的黄金都舔进了嘴里,然后双手捂住自己的嘴,强行不让自己吐出来。

  「各位评审!我的调教也结束了!」纯子轻轻地抚摸着源太的头,有些哀伤地说。

  这一轮比试,三位评审一致认为,纯子获胜。双方战成了2:2。

  「鉴于目前双方战平,必须要进入最后决胜局的比试!」红斗篷女人威严地说着,她拍了两下手,两个包着黑色头套的男M把一台机器搬到了场地的右侧。那是一个像线轴一样的机器,一个金属线轴上盘着一圈又一圈红色的细绳,线轴的上面还有一个读数表。

  「这是最新发明的,用来测试奴隶忠诚度的装置,这最后一轮,你们就用它来决出胜负吧!」红斗篷女人似乎有些激动,她把源太牵到那个机器跟前,用绳子紧紧地拴住了他的肉丸,然后又搬起一张椅子,放在了距离源太很远的地方。
  「你们两位女王,只需要坐在这张椅子上等待着奴隶爬过来,机器会记录下奴隶所受的痛苦,显示在那个读数表上。谁获得的读数大,谁就是胜者,每人只有一次机会,请好好把握~ 」

  这局又是丽奈先手,丽奈坐在椅子上,她缓缓地脱下了自己的两只靴子,露出了自己傲人的双峰。丽奈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白嫩的双峰,一只抚摸着自己的黑丝美腿,不断扭动着自己的美脚。

  「来啊~ 宝贝儿~ 到妈妈这来~ 爬过来就让你好好地享受妈妈的美腿~ 让你
吃个够~ 」丽奈娇滴滴地说着,媚眼如丝。源太看得眼睛都直了,他一下子激动起来,就朝丽奈爬去。他刚爬出几步,就被绳子拉住了,疼的呲牙咧嘴。源太休息了一下,继续朝丽奈爬去,绳子又被拉长了一点,源太痛的大叫,一下子趴在了地上,用手锤着地板。

  丽奈一下停止了诱惑的动作,她关切地看着源太,到了现在她真的不忍再折磨源太了,刚才用那么残忍的方法逼迫源太吃下黄金也是为了一局赢下决斗,可没成想纯子居然又扳回来了!

  源太的肉丸已经被绳子勒得发红了,他挣扎着爬了起来,看了一眼丽奈,又用力地向前爬了一步。

  「啊!!!」源太痛苦地大喊着,他趴在地上,眼泪扑扑簌簌地往下掉,实在是太疼了,但是丽奈的美脚离自己已经很近了。那个机器设计得相当恶毒,距离越远,力量就越大,到一定长度之后,每挪动一毫米,给奴隶带来的痛苦都是呈几何倍数上升的。

  源太满脸是泪地喘息了一会,再次爬了起来,想要往前再挪动一点,但是使上了全身的力气,肉丸被绳子勒的发紫,也无法再向前挪动一丝一毫了。

  「源太!源太!你怎么样了!」丽奈关切地问道。

  「妈妈!我……我好疼!」源太哭着说。这一声带着哭腔的妈妈终于击碎了丽奈的心房,她彻底后悔了,后悔自己挑起这场决斗,后悔自己因为争强好胜让源太受了那么多无谓的痛苦,他毕竟是自己的继子,也叫了自己三年的妈妈,她不能这么残忍。她站了起来,解开了拴在源太肉丸上的绳子。

  「我弃权!我认输!请中止决斗!」丽奈激动地说着,她把虚弱的源太抱在怀里,轻轻地抚摸着。

  「对不起!源太!对不起!」丽奈凄凉地说着,轻轻地用下巴蹭着源太的头。
  「既然丽奈女王退出了决斗,那么我宣布,这个奴隶归属于——」红斗篷女人威严地说着。

  「我也弃权!」纯子也走了过来,「我请求这场决斗作废!」

  「你们两位确定要作废吗?」红斗篷女人严厉地问道。

  「是!」纯子同样严肃地回答,丽奈也点了点头。

  「好!我宣布——本场决斗作废!这名奴隶的归属问题与圣女会再无关系!请二位自行解决!」红斗篷女人严肃地说着,回头对三位评审点了点头。她们四个沉默地离开了决斗场,只留下了丽奈、纯子和源太。

  「还是让源太自己决定吧!」纯子冷冷地说。丽奈也站了起来,严肃地问道:「源太,你到底选谁?」

  源太跪在地上,看看丽奈,又看看纯子,沉默了许久,突然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了两个人的美腿,痛哭了起来:「你们都不要走!好不好!两个我都要!我都要!」

  丽奈和纯子也沉默了许久,终于丽奈先开口了:「你这小变态,还真是贪婪呢!纯子姐姐,不如我们以后一起调教他吧!」

  「呵呵呵呵~ 好啊~ 双人调教,我还没试过呢~ 」

              (卷二终结)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本月热播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