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20)【作者:deltat】
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20)【作者:deltat】

添加:2018-08-2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第2。20章

  含着吴小涵的袜子睡了一整夜后,一清早起来,我惊奇的发现,我的内裤上竟然黏黏的。

  大抵,我是梦遗了吧。

  这似乎是我十四岁以来的第一次梦遗——之前因为撸管太多太频繁,我已经十年没有过梦遗的体验了。

  女神的袜子,果然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,竟然能让我在戴着贞操锁的情况下梦遗。

  我起床后,便戴上了口罩,搭公交车赶往吴小涵家,让她帮我解开嘴上的别针,把袜子取出来。

  只是,我已经闻不到袜子上的那臭味了——可能是已经完全习惯了袜子上的气味的缘故吧。

  我打电话把她叫醒;即使我不能说话,她看到我的号码,也知道是我来了。
  不过,她给我开门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,竟是感叹:「都含了一夜了,怎么还这么臭?」

  她头发蓬乱、睡眼惺忪,却让我赶紧跪下,以便她用手一枚枚了解开我嘴上的别针。

  在别针从肉里面拔出的一阵阵刺痛后,我的嘴唇得以恢复自由。

  「把袜子吐到垃圾桶里吧。」吴小涵指示道。

  我乖乖吐出嘴里的袜子。

  那袜子上的黄色痕迹,果然已经变浅了很多,大抵是其中精华都已经被我的唾液萃取出来,吞咽下去了吧。

  「含了一晚上,还受得了吗?」吴小涵有些心疼地问我。

  「嗯嗯,我很喜欢。」

  吴小涵拍拍我的脑袋:「那就好,不过……以后是真的没有这么臭的袜子给你啦。」

  解放了我的嘴唇后,她起身往厕所里走,说:「我去上个厕所,你等我一下吧。」

  「厕所」——我听到这个词,本能地反应过来,没有再放过机会,大胆地提出我的请求:「小涵学姐……把我当作你的厕所,可以吗?」

  她楞了楞,说:「我刚起床的尿,味道很重的,你现在大概还接受不了。连上次我刻意给你的味道很淡的尿,你也都不太习惯。味道重的你就更受不了了。」
  「没事的……」我争取道:「我会很喜欢的,你给我尝一尝吧,好吗?」
  吴小涵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:「你要是真的想的话,好吧。我知道你迟早都会想要的。」

  我爬到厕所里,躺平在地上。

  吴小涵蹲在我上面,掀起了她的睡裙,又用手指轻轻勾开那诱人的白色棉质小内裤。

  在她未经修剪的阴毛中间,那层叠着的深红色的花瓣,如往常一样,娇嫩欲滴地在勾引着我的目光,让我魂不守舍。

  花瓣间藏匿着女神最崇高而不可接近的美穴——那蜜穴此刻正紧闭为一朵小小的花骨朵,娇羞而纯洁。

  而在那圣穴的上方,潜藏在蓓蕾间的那个小小的凹陷,应该就是尿道口的位置吧。

  吴小涵蹲下来了一会儿,却迟迟没有尿出。

  她低头看到我的脸和我长大的嘴,声音忽然变得柔弱:「我……有点不好意思尿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不是尿给过别的M的那么多次吗?我的喝过的呀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可是……直接看着你的脸,我有点尿不出来。我怕尿到你脸上……」

  「没事的呀。我会接好的,你放心尿吧。」我安慰她道。

  她点点头,又说:「不知道……就这么低头看着你的脸的时候,我忽然有点不忍心。」

  「好啦,小涵学姐,你是我的S哎。我舔你的鞋底的时候你也没不忍心啊。」
  「我知道,」吴小涵说:「只是,那是被动地被你舔,现在要当着你的面主动尿在你嘴里、你脸上……我有点不适应。」

  「习惯了就好了呢,」我故意做出轻松的样子:「快赏给我喝吧,好不好呀?」
  吴小涵无奈地点点头,疼爱地对我说:「要是味道太重喝不下去,就别喝了,我不会怪你的。」

  我点点头,而她抬起了头,避免直视着我。

  很快,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她的圣地径直流出来,轻轻滴落,又很快稳定成一股细细的水流,矜持地垂落下来。

  我赶紧调整自己的脑袋,让那股金泉落到我张大的嘴巴里。

  那尿的味道果然很重——除了咸味很重之外,还有着说不出的浓重苦涩,带着一丝氨的气味,比最苦口的中药,还要难以下咽。

  吴小涵等我的嘴快满了,停下了尿流。

  她低头看到我皱起的眉头,说:「对不起,我的晨尿味道真的很重吧。要不别继续了?」

  我摇摇头,决意要坚持下去。

  咽下了嘴里的尿后,我再次长大了嘴。

  吴小涵明白我的意思,于是又继续把她味道骚重的尿液径直尿到我的嘴里。
  看着那金黄的圣水从女神身体最隐秘嘴神圣的部位倾泻而出,我对着苦涩的气味再无怨言。

  这些圣水,可是在女神那崇高而纯洁的膀胱里发酵了一整夜,吸纳了她身体深处的气息,而变得如此醇厚。

  尽管我的舌头依然不太喜欢,可我的大脑,命令着自己大口地将这闪着金光的液体吞下。

  她又停下来等我吞完后,又才继续尿给我。

  她是这么地有耐心,每次看我的嘴快满了,都暂停下来,等待我吞咽完,又才继续。

  大约她也不想轻易浪费了圣水,更不想尿得我一脸都是,徒增狼狈。

  她剩下的已经尿不多了,液流于是渐渐变细——但还是足以汇聚成束,从那圣洁的谷间中潺潺流出。

  我将她最后一些尿也含入口中,直至最后垂落的的几滴,才因为角度的变化,不慎滴到了我的下巴上。

  我没有急于下咽,而是还在用自己的舌头品尝着这味道,让这属于吴小涵的气息,在我的口腔中多停留一会儿。

  吴小涵擦拭完后,低头直视着我的眼睛;她的眼神是那样温柔,仿佛带着一丝怜惜。

  她柔柔地问我:「怎么不咽下去呢?」

  我终于将圣水全部咽下,然后向她解释说:「刚才舍不得咽,想多尝一会儿。」
  她暖暖地微笑着说:「好啦,傻瓜。你要喜欢,以后每次都给你。起来吧。」
  ????????

  我爬回吴小涵的沙发前,乖乖跪好,仰望着她。

  看到我顺从的眼神,她叹了一口气,俯下身摸着我的脑袋说:「我刚刚在很理智很冷静的时候,突然要直接就尿到你嘴里,才发现,你在我心里真的不一样。别的M要躺在我身下做我的厕所,我是真的觉得那就是他们应该在的位置,那是他们贱;可是你愿意做我的厕所,我只觉得你傻,你喜欢我喜欢得太深。」
  「小涵学姐,」我回答她:「我喜欢你,难道不好吗?」

  「如果M是因为真的天生犯贱而求我虐的话,我虐起来当然没有任何负罪感,毕竟我是在满足他们。但如果你是因为太喜欢我而让我虐你的话,我怎么可能不觉得对不起你呢?」

  我安慰她:「小涵学姐,你就当作我也是天生犯贱就好了呀,也许我真的是天生的M呢。」

  「退一万步讲,就算你不喜欢我,可我也喜欢你呀。我之前一直告诫自己,要做你的S就彻底地做你的S,要狠狠地对你。可是,当我真的要直接尿到你的脸上,我才发现,这一切真的没那么容易。」

  「我……我不值得你喜欢的,你可以狠些对我的。」

  「这种事情有那么容易吗?」吴小涵问道:「如果是我命令你尿来到我的脸上、我的嘴里,你做得到吗?」

  我摇摇头——我绝不敢想象那样的事情。

  吴小涵顿了顿,说道:「可能你觉得我虚伪吧,之前虐你那么狠我都能下得了手,今天给你圣水却不忍心。其实,我的爱好原本就只是虐待M的身体,看着M痛苦挣扎;在那种情况下,我确实会兴奋到失控;那些时候也确实很享受把你虐到哭,虐到求饶。但是,对于羞辱,我本来没那么感兴趣的,所以……」
  「可是,小涵学姐,今天喝到你的圣水,我是真的很享受呀。你其实也一直都是在满足我啊。就像你知道我喜欢味道重的袜子,所以就特意准备臭袜子给我一样——这些事明明是你对我的疼爱,你为什么要有负罪感呢?该是我觉得亏欠你才对。」

  听了这些话,吴小涵才犹豫地点点头:「好吧。只要你开心,我当然也乐意你这么崇拜我。说实话,能被自己喜欢的男生崇拜,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呢。也许,我只是需要时间适应吧。」

  「嗯,辛苦你了,小涵学姐。」

  早晨的时间很紧,吴小涵没有再纠结这些事,起身进了卧室:「我换衣服去啦,一会儿还得去上班呢。」

  她换完衣服后,便走到门口,让我用嘴为她换上了她的黑色的高跟鞋。
  她的脚已终于恢复到一点点脚臭都没有的状态,只有着纯净的少女馨香;而那双她上班时常穿的高跟鞋,也只有淡淡的皮革的气味。

  真正的吴小涵,永远是这么干净而美好的。

  我正要穿上自己的衣服的时候,她看到我腿上还在焦黑的烙印,又蹲下来到我的身旁,伸出手抚摸我腿上昨天刚刚烙上的字母。

  「WXH」,三个深深的黑色印迹,不容置疑地宣告着她对我的完全占有。
  她指尖轻触,问我:「烙印的地方,现在还疼吗?」

  我点点头:「一碰到就还是会疼。」

  「你真的还是太傻了,在自己身上留这么大的永久印迹。」

  「可是,我很喜欢呀。有这个烙印,我感觉特别踏实。」

  她说:「你呀,没救了。这三个字真的印得太大了,以后,你都没法穿短于膝盖的裤子了呢。」

  「没事的,小涵学姐。反正在你面前,我不都是一丝不挂的吗?」

  吴小涵笑笑,揉了揉我的脑袋:「好啦,我的小乖奴,穿衣服吧。」

  ????????

  她开车去上班,途中送我去了学校。

  还没走到实验室里,我便收到了她的信息:「谢谢你。有你这么好的M,我很幸福。我第一次觉得做S是这么幸福的事情。」

  看到她这么说,我更是幸福地难以言表——能让自己的S感到幸福,对于一个M来说,实在是至高无上的荣耀。

  就像,吴小涵昨天还说过,我对她很好——当时听到她竟然觉得我对她很好的时候,我也是那么地开心,那么的满足。

  小涵学姐,我一定会对你更好,让你更幸福的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