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小强的贞操调教】【作者:sdowoshishui】

【小强的贞操调教】【作者:sdowoshishui】

添加:2018-08-25来源: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11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窗外的树枝上点缀着一朵黄果兰,含苞待放,洁白如玉,纯洁无瑕,窗内也有一朵花,备受摧残,逐渐黑化。

  「孽障!畜生!垃圾!说说你都在学校干了些什么?逃课!喝酒!抽烟!打架!偷东西!殴打老师!反了天了!你对得起老子吗!你对得起老子交的学费吗!没用的负担,快给老子去死,老子养你这么大,白费那么多钱了!」

  窗内,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子,用铁衣架不断抽打蜷缩在地上的少年,一个八旬老婆子在旁干哑无力的阻止着,谩骂、吵闹、哭泣,还有绝望,最后中年男子把浑身是伤的少年踢出屋外,嘭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 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个少年,名字叫小强,今年十三岁,正在上初一,不过却是一个坏学生,逃学、喝酒打架等不良少年做的坏事,他都做过,不良少年没有做过的坏事,他也做过,因此,暴力父亲刚才又差点把他打个半死,最后把他赶出了家门。

  其实,每个孩子一开始都是张白纸,没有谁是天生的坏蛋,白纸上的画好不好看,取决于作画的人,也就是家庭环境与教育环境。

  小强一开始也是一张白纸,自从两岁那年父亲与母亲闹离婚,母亲离家了,自那以后,父亲开始变得神经质,三天两头,不讲道理,不问原因,经常暴打小强,如果有原因,更是能把小强打个半死,在医院病床上躺一个月,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他只有通过变坏保护自己,形成一种看似强大的伪装,其实只要遇到击碎他心灵人,就会让他沉入无尽的深渊……

  昏暗灯光照射下的走廊,小强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,他的内心早已麻木,如果那人不是他父亲,他早把那人宰了,只是此时,他心里却烦恼今晚该去哪里过夜,难道又要去公园和流浪汉挤一晚上?

  「小强,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?」

  不知不觉,小强已经走到了二楼的楼梯口,眼前出现一道靓丽的身影,一个约莫三十五岁的少妇站在他面前,身材高挑至少有一米七五,顺直的黑色长发,典型的东方知性美的女人。

  女人叫王凤,是住在他们楼下的住户,两年前老公出了车祸,遗憾离世,凭王凤的条件当时完全可以再找一个男人,她却独自一个人生活,并没有再找一个男人,不对,还有一个九岁大的女儿。

  「小强,大晚上的外面不安全,今晚到王姨家,明天王姨再好好说说你爸,喝醉了酒找小孩子出气,算什么男人嘛。」王凤没有刻意去注意小强脸上的伤,她心里明白小孩子其实很要强,并没有劝说小强回家道歉的话,只是上前牵着小强的手,温柔把小强拉进了自家屋里。

  实际上小强以前挨打了,也经常躲到王凤家中,所以王凤这套动作做得很熟练很干脆。

  十三岁的男孩子对男生和女生之间已经有了懵懂的认知,被王凤纤柔的手拉着,小强脸上一红,唯唯诺诺的跟着王凤进了屋,这就是小强的另一个性格弱点,看似外在强大倔强,其实内心很脆弱、自卑,对人总有一种亏欠的负罪感,这要源于小强的奶奶。

  小时候,小强的奶奶总喜欢带着他到菜市场买菜,为了贪便宜,每逢卖菜的菜农总是把小强推到前面,推出小强没有母亲的借口,博取同情,让卖菜的便宜一点,其实一点茄子、黄瓜等也便宜不了多少,最多一两毛,但小强的心理便从黄瓜和茄子开始扭曲,总觉得亏欠了所有人,对整个社会开始逃避,而小强的奶奶浑然不知,孙子的变坏是从普通的一两毛开始。

  身为心理咨询师的王凤当然也看穿了这一点,只是为了顾及小孩子的自尊心,只看穿,并不点穿。

  进了王凤的家中,客厅灯光明亮辉煌,装饰典雅大气,比小强家高了好几个档次,王凤让小强坐在沙发上,转身进了厨房,不一会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在眼前面前。

  「小强,今晚先在王姨这里住下,饿坏了吧?吃了这碗面去洗个澡,王姨把客房收拾出来,希希(王凤的女儿)寄宿在学校,今晚你就睡她的房间。」
  闻着王凤身上成熟女人的气息,小强的心脏噗通的跳,王凤对他这么好,他很感激,同时在面对王凤的时候心里也有些自卑,连忙说:「王姨,谢谢你,这两年你对我这么好,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,你尽管说,不管是洗衣做饭,还是端屎倒尿,我都心甘情愿。

  「傻孩子,王姨怎么会让你端屎倒尿呢,别胡思乱想了。」

  小强抬起了头,目光坚定,「王姨,让我为你做点事吧,不然我心里会不舒服的,求求你了!」

  「傻孩子~ 」王凤叹了一口气,面对小强坚定的目光,不忍拒绝,只好说,「傻孩子,王姨不会让你端屎倒尿的,这样吧,你去把王姨鞋柜里的鞋子刷一遍,王姨先去洗个澡,等一下你再洗。」

  「好叻,听令!」小强高兴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又被王凤轻轻按了下去。
  「瞧你高兴的样,听王姨的话,先把面吃完。」说完,她走进了洗手间,并没有察觉的后面有一道崇拜的目光正仰望着她的细腰翘臀。

  小强已经没有心思吃面了,三两口刨完了,放下碗筷,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,王凤还在洗澡,快步走到鞋柜前。

  打开鞋柜之后,纵使已经熟悉王凤家的摆设,小强也忍不住惊讶,只见里面摆满了各种款式的鞋子,有高跟鞋、皮靴、凉鞋、雪地靴、运动鞋、旅游鞋、短靴、平底鞋,琳琅满目,长跟、短跟的都有,鞋跟长的有超过十厘米,最短的是平底鞋,只是王凤平时很注重自身卫生,所有的鞋子里都没有一双袜子,换下来的袜子绝对是立刻换洗。

  鞋柜里没有闻到一点异味,小强拿起一双尖头高跟鞋,鞋口放在鼻子前,鞋子里除了一点皮革味,只有如兰麝般馥郁的清香,嗅着这股味道,他心里很愉悦爽快,小鸡巴挺翘了一点,只是他懵懂无知,并不清楚身体反应的具体原因。
  小强拿起鞋柜里的刷子,轻轻刷着手里的高跟鞋,动作轻柔得像小时候第一次拥有的玩具,他知道像王姨这种有品位的女人,脚上穿的鞋子一般都很贵,一双都能抵他家一个月的饭钱,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。

  蹲在地上刷鞋子很累,膝盖也受不了,小强便顺势跪在了地上,匍匐下去刷着高跟鞋,就像一个仆人在精心的伺候高跟鞋。

  「小强,你怎么跪在地上,快起来,地上脏!」这时,王凤洗完澡出来了,过来一把拉起小强,「小强,刷鞋子也不应该跪在地上啊,怎么不抽张凳子坐着刷,地上很脏的,而且你那个动作也不文明啊!」

  王凤拿过小强手里的高跟鞋,看鞋面上刷的不是很干净,便把鞋子放回鞋柜,无奈的说道,「算了,不要你刷鞋子了,快去洗完澡睡觉。」

  小强不舍的看了一眼放回去的鞋子,心里有些失落,洗完澡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,他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闻高跟鞋的画面,不断回想着高跟鞋里的味道,辗转反侧,他人生中第一次把手放在了小鸡巴上,缓慢的抽动起来……

  本帖隐藏的内容第二天一大早,小强早早的起来了,看向王凤的卧室,里面很安静,他轻轻的打开门,临走之前看了一眼鞋柜,又轻轻的关上了门。

  离开王凤家,小强没敢回家拿书包,便空着手去上学,自然是挨了班主任一顿臭骂,只是挨骂过程中小强心不在焉的,一整天心思都没有放在课堂上,也听不进去老师讲的什么,因为他的心思早就飞到了王凤家里,准确的说是王凤家的鞋柜里。

  「小强,在想什么呢?看你那傻傻的样子,眼珠子都快飞出眼睛了。」同桌大壮见小强一整天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,拍了拍小强的肩膀。

  大壮人如其名,长得很壮,浑身腱子肉,与小强一样是不良少年,两人经常一起打架逃学,算是谈得上的朋友。

  「噢,没什么。」小强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。

  「你小子,哎~ 」大壮摇了摇头。

  这时,放学的铃声响起,小强如触电一般立了起来,飞快的冲出教室,看得后面的大壮愣住了。

  回到小区,小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家,他来到了王凤门前,时间五点二十,王凤工作的心理咨询室五点半关门,这个时间王凤还没有下班,他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,直到过了半个小时,楼道里响起清脆的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,他眼睛一亮,整个人恢复了神采。

  王凤踩着漂亮的黑色高跟鞋,挺拔的身姿,端庄典雅,第一眼发现了门口的小强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小强抢先说道:「王姨,求求你,让我报答你吧,你一直对我这么好,从小到大我爸打我,你都帮着我,除了我母亲,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,以前不知道怎么报答你,但现在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要报答你,今天我已经想好了怎么刷干净高跟鞋,求求你,王姨,让我帮你刷鞋子吧,求求你,王姨,让我试试吧!」

  「什么?」王凤愣了愣,一身职业装的她撩了撩黑色顺直的长发,动人心魄,她看着小强眼中的渴望,稍微沉默了片刻,「小强,知恩图报是好孩子,只是王姨并不需要你报答,也不需要你用擦鞋子的方式来报答,你还小,就算你想报答王姨,也得等长大了再说,所以……」

  王凤本来想拒绝小强,说到这里,面对小强渴望的目光,始终不忍说出拒绝的话,她最终叹了口气,「小强,王姨……答应你,不过王姨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刷不干净,王姨会剥夺你刷鞋子的资格,以后都不会让你刷鞋子,因为想为王姨刷鞋子必须要有资格,知道吗?」

  「知道!」小强连忙高兴的应了下来,「以后小强一定把王姨的鞋子刷得干干净净,漂漂亮亮,刷成世界上最漂亮干净的鞋子。」

  「扑哧~ 」王凤忍不住笑了出来,一个小孩子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,小孩子是善变的,或许小强过两天又不想刷鞋子了,不过转念一想,平时她工作很忙,总是用挤出的时间去清理那些高跟鞋,如果小强能刷干净,何不就让小强用这种方式报答。

  王凤掏出钥匙打开了门,刚想弯下腰脱掉脚上的黑色高跟鞋,小强冲了进来,蹲在王凤脚下,手捧她抬起的一只脚,「王姨,工作一天你累了,让我来帮你脱鞋子 .」

  「好吧。」王凤愈发的喜欢小强这孩子,既体贴她,又能处处为她着想。
  小强轻轻的捧住王凤的高跟鞋底,把一直高跟鞋脱了下来,出现在眼中的肉色丝袜脚让他看呆了,可能王凤今天工作忙,脚上出了不少汗,鞋子一脱下来就冒出一股热气,皮革和脚汗的味道环绕在空气中,小强一闻到这股味道,小鸡巴硬了起来,出现了人生中第二次勃起的情况,他不明白这种情况的原因,只是觉得浑身很舒服。

  「王姨的脚臭吗?」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为服侍她脱鞋,王凤心里难免有些骄傲,故意打趣的问道。

  「不臭,不臭,王姨脚上的味道可香了,比仙气还好闻。」小强故作夸张的大口吸了两口。

  「扑哧~ 」王凤又笑了,工作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光,在小强的服侍下穿上了拖鞋,走进卧室换衣服。

  小强拿出鞋柜的一双高跟鞋,却有些为难了,他刚才的话是骗王凤的,他又不是刷鞋匠,怎么会清楚如何刷干净高跟鞋,拿着鞋刷刷了两下,又用抹布擦了几下,高跟鞋的鞋面上已经有一道醒目的污痕。

  「怎么办,如果刷不干净鞋子,王姨生气了怎办,以后不让我刷鞋子了怎么办?」想到王姨看到脏脏的高跟鞋,勃然大怒不准他刷鞋子的场面,小强心里急了。

  「怎么样才能刷干净高跟鞋?」小强一边抓头皮一边苦思冥想。

  「要不用舌头舔舔试试?」

  小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在他固有的认知中,鞋子是穿在脚上的,下贱无比,而人的舌头是用来吃饭说话的,又怎么能用舌头去舔鞋子。

  「可王姨的高跟鞋如此高贵,一双高跟鞋就比我家一个月的饭钱还多,我们一个月吃的还没王姨踩在脚上的鞋子多,用舌头来舔也不过分吧?」

  小强释然了,跪在地上,匍匐下去,伸出舌头在高跟鞋鞋面上舔了一下,抬头一看,果然比刷子刷干净了许多,见效很快,小强又连忙匍匐下去继续舔。
  不一会儿,一双高跟鞋都被小强舔完了,舔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,除了鞋底,上面有泥沙,小强暂时还下不了口,而且他想鞋底始终会踩在地上弄脏,便没有去舔。

  这时,王凤走了出来,看见一双被『刷』得干干净净的高跟鞋,高兴的不得了,连忙夸赞小强,「小强,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,一天不到,这手艺上涨了啊,比大街边的刷鞋匠都刷得干净,完全能去挣钱了。」

  由于嘴里有鞋灰,面对王凤的夸奖,小强只能脸红的点点头。

  「不过以后可不能跪在地上刷,地上脏,要刷,也得抽张凳子坐着刷。」王凤说道。

  小强终于咽下了鞋底的灰,摇摇头,「王姨,这没什么,人家日本人都是跪坐在榻榻米上,王姨家这么干净,一点也不脏,以后我就跪着刷。」

  王凤对小强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,由于小强帮了她的大忙,她也没拒绝小强,给了小强一把钥匙,「这是王姨家里的钥匙,以后小强多来王姨家里玩,家里的电视电脑你都会用,不用王姨教你,以后就把王姨家当作自己家。」

  小强太感动了,眼中含着泪水,王凤对他实在太好了,他无法用语言表达感激,只能不停的点头。

  「不过王姨想请你再帮一个忙……,小强,麻烦你把鞋柜里的鞋子都刷了,王姨这就去厨房给你做布丁点心。」

  小强看着鞋柜里琳琅满目的鞋子,咽了口口水,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去喝一点水……

  晚上,小强又住在了王凤家,他打开窗子,窗外的那朵黄果兰盛开了,洁白无瑕,今天一天是美好的一天,如果不出现意外,那就更加完美了,可惜,厄运往往在人愉悦的时候降临。

  醉醺醺的父亲找上了门,阴沉着脸闯进了王凤家,捏着小强的脖子,像提小鸡一样把小强提回了家,又是一顿暴打,哭泣、吵闹、谩骂、哀嚎,还有……绝望!

  第二天,旧伤未好,再添新伤的小强已经变得鼻青脸肿,在学校,小强始终能感觉到四周同学在对他发出若有若无的嘲笑,他绷着一张脸走进了教室,同桌大壮见他这副模样,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小强瞪着大壮,大壮连忙止住了笑。

  「怎么,又被老头子打了?」大壮拍着他的肩膀,同情的说道,「忍忍吧,阳光总在风雨后。」

  「你忍忍试试?」

  「算了,你家那老头子太暴力了,简直没把你当人看,或许我被你家老头子打一顿就残废了,不愧是小强,生命力顽强。」

  小强转过头,不再理大壮这焉儿坏的东西,大壮却推了推他的肩膀,掏出一小包白色粉末,在他眼前晃了晃,「知道你心情不好,这玩意能让你飞上天,试试?」

  「那是……白粉!」小强一把将小袋子抢到手里,四下紧张的看了看,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,松了一口气,他不明白大壮从哪里搞到的,他们再怎么坏还是中学生,一般情况下接触不到这层面的东西,「这东西从哪儿弄的?」

  「瘪三李给的,免费体验,量不多,最多爽一下。」大壮又将小袋子抢了回来,「怎么,你怕了?」

  「谁怕!试就试!」小强最受不得别人的刺激,因为他内心很脆弱,很自卑,跟玻璃差不多,他心想:「只试一点点,应该不会上瘾吧?」

  等到放学铃声响起,大壮迫不及待的拉着小强躲进了学校的厕所,当白色的粉末一点点通过鼻腔进入他的大脑,他仿佛感受到了世间所有的赞誉与尊重,整个人如处在云端一般飘飘然,他觉得,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东西了。

  不一会儿,两人就将一小袋的量吸完了,小强意犹未尽,问道:「还有吗?快拿出来!」

  「没了。」大壮一摊手摇了摇头,这东西也是他偶然所得,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自然不会有太多,虽然他也很喜欢吸食过程的感觉,却只能无奈说道:「这东西可贵了,好几十一克呢,我们可买不起!」

  「钱!」小强眼睛一红,凶相毕露,拉起大壮,「走,挣钱去!」

  两人来到一小学门口,见到一个无论是从穿衣打扮还是举止投足之间,都比较有钱的小学生,便将其拉进偏僻的小巷子,一巴掌过去,打得小学生哇哇大哭,再将小学生身上的钱抢光了,一脚将小学生踢出巷子,再重新寻找目标。

  不到两个小时,两人就勒索了足足好几百块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,然后由大壮出面去购买,两人再次获得了一小包白色粉末,那种羽化升仙的感觉,重新回到了小强的大脑中。

  晚上七点,昏昏沉沉小强回到小区,来到王凤门前,掏出钥匙打开门,屋内很宁静,王凤已经睡了,可能王凤今天工作很累,所以睡得这么早。

  打开鞋柜,小强有了意外的惊喜发现,有一双肉色丝袜放在了黑色高跟鞋的鞋口处,竟然没被王凤拿去清洗,少有的情况,王凤今天真的累了。

  他把丝袜拿在手中,放在灯光下,丝袜晶莹剔透,只是在袜尖部位有暗影,他又凑过去闻了闻袜尖部位,皮革和汗臭味让他觉得这味道不比白粉的味道差,他舔了舔丝袜的袜尖,味蕾尝到了一股咸味,心中大加赞赏道:「这味道

              本帖隐藏的内容

  不亚于白粉,甚至强过白粉。「

  小强小心翼翼的将丝袜原封不动的放回鞋子里,进屋躺下就睡。

  第二天,当小强身体里的毒瘾犯了,躁气上涌,难以忍耐,只是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妙,那些小学生竟然有了家长接送上学放学,而且家长们还报了警,警察就在校门口晃荡,两人差点被抓住,自然也没有勒索到一分钱。

  可是毒瘾这东西越忍越难受,最后大壮提了个注意:「小强,我实在忍不住了,浑身哆嗦难受,我们去找大刀牙借钱吧?」

  「大刀牙!」提起大刀牙,小强浑身一颤,一股寒气从脚底涌到头顶,显然对大刀牙十分畏惧。

  大刀牙是这片城区最大的混子,手下上百个兄弟,专门做放水(高利贷)生意,手段残忍,记得有一次,一个倒霉的家伙借了大刀牙五十万,最后想赖账,那倒霉的家伙有一天走在街上,路边突然停了一辆面包车,出来一个杀手拿匕首往那倒霉家伙脖子上一抹,顿时血流如注,面包车绝尘而去,这事还没完,之后那倒霉家伙的全家都被大刀牙放火烧死了,只有老婆被大刀牙捉到窑子里,一天二十四小时接客还钱,惨不忍睹,直到还清本金还有永远还不完的利益为止。
  「我想想。」小强觉得大刀牙实在太恐怖了,没有立刻答应,因为他觉得王姨丝袜上的气味应该能减轻他毒瘾发作的痛苦,只是他不确定那鞋柜里今天还有王姨没换洗的丝袜,最后咬咬牙说道,「走,去找大刀牙……」

  大刀牙人如其名,凶狠残忍,满脸横肉,一颗大门牙暴露在空气中,他不屑的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坐立不安的小孩,哈~ 哧吐了一口浓痰,说道:「小孩最多借一万,一个月之后本金加利息三万块,留下家庭地址,拿钱走人!」

  小强与大壮自然满心欢喜的留下了家庭地址,拿着钱又找瘪三李买了一小堆白粉,痛快的吸食起来,短短的时间内,就吸入了超量的粉末,整个人陷入了幻觉之中。

  迷迷糊糊的小强回到了王凤家,父亲已经再也没管过他,好像当他不存在了,只有王凤家才是他避风的港湾,打开门,屋内灯亮着,王凤不在客厅,或许在卧室内上网。

  小强打开鞋柜,看着那一双双漂亮的鞋子,上面有王凤的味道,在毒品致幻的影响下,他觉得那些附着王凤味道的鞋子多么高贵,忍不住拿出一双鞋子,跪舔鞋跟、鞋面、鞋窝,甚至是他之前不愿意接触的鞋底!

  这时,王凤出了卧室,来到客厅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长大了嘴,连忙跑过来拉起小强。

  「小强,为什么舔我的鞋子,这样是不对的,快起来,别这样做。」

  小强咚的一下跪在了王凤脚下,抱着王凤的腿,在致幻的作用下,王凤在小强眼中无比的高贵神圣,就像神女一样,他虔诚的说:「王姨,我好崇拜你,让我舔你的鞋子吧,我好喜欢舔王姨高贵的鞋子,上次王姨的鞋子也是我舔干净的,我很做好的!」

  「啊!」王凤哑然失声,想不到上次的鞋子是小强舔干净的,自己当时还夸了小强呢,「也就是说这几天穿在脚上的鞋子都是小强用舌头舔干净的!」
  不过,王凤还是选择继续劝说小强。

  「不行,你不能养成这种习惯,这是不好的习惯。」作为心理咨询师,王凤自然知道这种恋物癖好对人的身心健康非常不好,再次劝说道:「小强,你崇拜王姨,可以帮王姨多干点活,不必用这种方式来表达,快起来。」

  王凤又去拉小强,可怎么也拉不起来,小强的双腿就像钉在了地上,她心里来了火,冷哼一声,「王姨生气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」

  说完,王凤回到卧室关上了门,陷入幻觉之中的小强,并没有停下舌头上的动作,舔完一双,又从鞋柜拿出另一双来舔,直到所有鞋子都被舔得干干净净。
  卧室里,王凤坐在床上陷入了纠结中,身为一个心理咨询师,她自然知道小强有了奴性,开始迷恋崇拜她,如果进一步开发小强的奴性,她完全有自信把小强调教成一条下贱的狗,为她分担生活中的压力,只是小强还那么小她不忍心这么做,她打开了窗,窗外那朵黄果兰的花瓣被风吹落了一片……

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大约过了一个月,这一个月,王凤变得沉默了,不愿意再与小强说话,而小强依旧经常往王凤家里跑,每次都跪在王凤家门口舔着王凤的鞋子。

  有时,王凤下班回来看到跪在门口的小强,陷入了纠结,还能开口劝劝小强,有时,王凤直接冷漠的跨过小强头顶,任由小强清理她的鞋子。

  直到这一天,放学之后,大壮惊慌的找上他,「小强,不好了,向大刀牙借的钱,本金加利息已经变成二十万了,大刀牙要我们今天交上二十万,不然会找人砍死我们!」

  「什么!」夏季的烈日中小强感受到了刺骨的寒,他家那么穷,怎么可能会有二十万,如果他父亲知道了,也不会为了他付出二十万的代价,绝对是脱离父子关系,然后打死他。

  浑浑噩噩之中,两人心惊胆颤的走进了一条每天放学必经的巷子,突然,巷子的一边出现了几十个携刀的马仔向他们冲来,喊杀声一片,他吓得将大壮推到在地,跑出了巷子,远远地,他能看到几十把砍刀落在大壮身上,大壮被砍成了肉酱。

  小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王凤家的,他的魂都快吓飞了,大壮的死严重刺激了他,他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  开门声响起,吓得小强趴在了地上,王凤进了门,波澜不惊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强,抬起脚放在小强头上碾了碾,声音冰冷,「今天为什么不舔鞋子了?」
  小强害怕得说不出话,突然,外面传来一阵爆炸,打开门,只见他家烧了起来,是大口、刀牙派人做的,父亲和奶奶在他眼前被烧死,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总之他已经成了没人要的孤儿了,朋友也死了,学校也不敢去了,甚至不敢上街,他完全被社会隔绝了。

  「王姨,救救我!」小强哀求的看着王凤,现在能帮他的只有王凤,「王姨,我欠了大刀牙二十万。」

  王凤脸色依旧没有一丝变化,抬起脚重新将小强踩在了鞋底下,「贱货,王姨是你该叫的吗!」

  说完,王凤出了门,又从外面反锁了房门,大约一个小时后,王凤回来了,看向小强的目光不再有关爱,冷冰冰的漠视,「贱货,大刀牙的钱我已经帮你还清了,记住,你现在是我花二十万买回来的奴隶,如果你敢不同意,我就找大刀牙拿回二十万,再把你交给大刀牙。」

  「我愿意。」小强吓得赶紧答应,社会已经隔绝了他,他现在已经被排斥出了人类的圈子,能够依靠的只有王凤。

  「贱货,你应该说,主人我愿意,记住你的身份!」王凤用脚狠狠碾着他的头。

  「是,主人,我愿意!」

  王凤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去,翘起了腿,小强跟着爬了过去,仰着脸望着王凤的鞋底,王凤又将脚落在了他脸上,鄙视的说道:「舔!」

  小强不敢不从,仰着头跪舔王凤的脏鞋底,舔了一会儿,王凤一脚把他踢开了。

  「记住,贱货,你现在已经被我买下了,不能算人了,也不能叫小强,你的新名字是家畜奴,但你离一个合格的家畜奴还差不少,主人会用最狠的手段训练你,现在你去鞋柜舔鞋,记住,跪着舔,我不说停,你不准停!」

  「是,主人。」小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心中悲哀往日疼爱他的王姨去哪儿了。

  王凤自然是回到卧房睡觉,小强爬到鞋柜前开始拿起一双鞋舔,高跟鞋、运动鞋、靴子、旅游鞋、平底鞋,一夜没睡的舔,舔了一夜,舌头都舔干了。
  窗外的那朵黄果兰,终于被风吹散。

  第二天早上王凤起床,小强还跪在那里舔,因为所有鞋子的鞋面都舔干净了,他只能舔鞋底,无数次重复一个动作舔。

  洗漱完之后的王凤,穿好衣服,踢了小强一脚,让他不用舔了,今天一直跪在门口,直到她下班回来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小强终于挨过了难受的一天,门被打开了,门外王凤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,小强立刻爬过去,匍匐下去用嘴咬住王凤的鞋跟,把王凤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,再用嘴给王凤穿上高跟鞋。

  王凤走进客厅,把箱子放在地上,打开了箱子,里面是三根螺纹钢管和锁链,还有手铐、贞操管。

  「家畜奴,爬过来!」

  小强立刻爬到了王凤脚下,王凤拿着那套工具,在小强身上捣鼓,先是把贞操管锁住小强的小鸡巴,然后用三根细铁链从不同方向勒紧了小强的蛋蛋,三根细铁链另一端穿在他的两只耳朵和鼻子上,洞穿了耳朵鼻子,三根细铁链蹦的很紧,这样小强不管是抬头还是左右转头,细铁链都会勒住他的蛋蛋,像是要勒断他的蛋蛋,稍微头部动作弧度过大,小强就会感受到蛋蛋上的剧烈疼痛,他只能磕头或低下头看着王凤漂亮的双脚。

  紧接着,王凤用一根铁链穿过了螺纹钢管,铁链的两端连上两只手铐,螺纹钢管也和手铐上的螺丝相互拧紧,这样小强的双臂就被固定住了,不能向外张,也不能向内收缩,然后两只脚同样如此,手铐绑在脚腕上,拧紧螺纹钢管,双腿动弹不得。

  在双臂和双腿之间,也连了一条铁链,穿着螺纹钢管,与双臂和双腿之间的螺纹钢管拧紧。

  「怎么样,家畜奴,还满意主人为你准备的礼物吗?」王凤站了起来,小强看不到她的脸,只能看到她的美脚,和听到她好听的声音。

  接着,小强惊恐的发现,他现在除了眨眼皮、动手、脚指(趾)头和磕头,什么也不能做,那些看似简单的钢管,通过巧妙的连接把他全身固定住了,直到王凤在他拳头、脚掌上缠了一圈胶带,又用胶带粘住他的眼皮,他连眨眼皮和动手、脚指都不能做了,只能磕头。

  王凤重新坐在沙发上,轻蔑的俯视着小强,很满意现在的杰作,「贱货,这是脚奴训练工具,主要训练你崇拜我的脚,以后我在家的时候,就会把你的眼皮粘起来,你只能看着我的脚底,或着当脖子累了,就对我的脚底磕头,如果我不在家,就会把你的眼睛封上,让你什么也看不到,然后把鞋子的鞋口对着你的嘴鼻绑在你头上,你不能动弹,只能呼吸我鞋子的空气。」

  王凤不愧深谙人类的心理,这种工具实在太完美了,恐怕一个不是脚奴的人带上这种工具,然后被王凤调教几天,也会彻彻底底沦为王凤的脚奴。

  接着,王凤松掉了钢管间的扭合,让小强能像狗一样四肢协调慢慢的在地上爬,她在前面走着,小强却只能看着她每走一步抬起来的脚底,只要一抬头或扭头,细铁链就会勒痛蛋蛋,大约每走三步,小强的脖子就会酸痛,然后头碰在地上给王凤的脚底板磕头。

  王凤停了下来,站在原地抬起了一只脚,脚趾头放在小强鼻子边上扭动了一下,小强顿时呼吸变得沉重,小鸡巴一下挺翘起来,但被贞操管束缚着又软了一下,在这一硬一软之间,特别难以忍耐。

  「主人,求求你打开家畜奴小鸡鸡上的管子。」小强哀求道。

  王凤冷冷的拒绝了小强的请求,一脚踏在他的脸上,「贱货,你没资格要求主人,这是主人对你的控制,以后主人想要你射,你才配射,否则主人阉了你!
  「是,主人。」小强被吓得哆哆嗦嗦。

  到了晚上,王凤靠在床上读书,脚伸出被子,而小强就跪在王凤的脚前,四肢的钢管重新被扭紧,他只能看着王凤的脚底板,一直看着,然后每隔三秒磕一次头……

  脚奴的训练持续了一个月,直到小强在贞操管被取下的情况下,小强每一次看到王凤的脚底板,都会下意识磕头,小鸡巴挺翘,流出一丝精液,如果能嗅到王凤脚上的味道,更是会喷射,这才是真正的脚奴。

  脚奴训练完了之后,是鞋奴训练,这天晚上,王凤买了个箱子,里面塞满了泡沫,小强就被塞在里面,浑身不能动弹,只有头没被泡沫裹住。

  「贱货,这是鞋奴箱,接下来一个月你都给我乖乖的待在里面!」说完,王凤转身回到卧室睡觉。

  箱子的下面有个洞,洞里就是小强唯一能动弹的脑袋,在封闭的情况下,他觉得眼前的黑暗让人多么的害怕,他现在特别想和箱子外有一点接触,哪怕是一点点,无论是什么,黑暗一点点侵蚀着他的内心,他整整熬了一夜,差点精神崩溃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完全丧失时间观念的小强听到了王凤的起床声,他立刻睁开双眼,期待了起来,过了一会儿,箱子里伸进了东西,凭着头部的感觉,他发现那是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。

  隔绝在黑暗中快崩溃的小强,不由分说,立刻伸出舌头舔这只鞋子,发自灵魂的虔诚的舔,因为他害怕再次面对黑暗,舔完一只鞋子,外面又伸进来另一只脚,同样被他舔得干干净净,等两只鞋子都舔完之后,他发现再也没有脚伸进来,心里很失落。

  王凤满意的看了看脚上的高跟鞋,关上门去上班了,小强又陷入了苦苦的煎熬与等待之中……

  之后,每天早上去上班或下班回来,王凤都会穿着高跟鞋、靴子、运动鞋伸进洞里,然后小强会下意识的舔伸进来的鞋子。

  王凤享受到了鞋奴带来的好处,终于每天不用擦鞋了,就连她的女儿放假回来也享受到了鞋奴的服侍。

  而小强因为洞里的黑暗,六感被封闭了,早让他精神崩溃了,他现在最渴望就是早上王凤上班,或下午王凤下班,把鞋子伸进洞里让他舔的那一刻,这才是真正的鞋奴。

  最后是厕奴,直接毁了小强的一生,王凤拆了卫生间的马桶,让小强跪在卫生间,头向上仰,腰往后弯,又拔掉了小强的舌头,让喉咙与肠胃更加联通,在小强的屁眼上插了一根管子连接下水道,又用水泥、砖在他四周砌了一根实心方柱,只露出小强的一张嘴,用开口器把小强的嘴打开,最终把小强制造成了固定厕奴。

  小强只能日复一日的吃王凤的屎,喝王凤的尿,因为粪便中含有食物残渣、营养、氨基酸、蛋白质,小强倒没饿死。

  十年过去了,成为固定厕奴的小强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,而王凤终于要搬家了,窗外的那颗树的老枝上,长出了新芽,开出了鲜艳的花。

  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本月热播视频